第八章  喝血酒
8/1273

第八章  喝血酒

  師傅忽然開口,我哪敢怠慢?

  急忙來到桌案之前,“噗通”一聲跪倒在地。

  師傅見我跪下,迅速用幾根稻草扎了一個人形的稻草人,將其擺放在了作案上。

  手中結印,嘴里還念道了幾句,然后連燒了三道黃符。

  此時,陰風變得更大了,周圍也變得更冷了。

  之前灑在周圍的紙錢,更是因為這陣陰風,飛得滿天都是,看上去極其瘆人。

  不僅如此,就在這個時候。

  桌案上躺下的稻草人,在毫無征兆的情況下,猛的就立起來。

  我見這稻草人自動的就立了起來,不免一陣心驚。

  而一側的師傅和老秦爺,也是緊皺眉頭,一臉緊張。

  師傅更是拉長了嗓子,大聲的開口道:“冥禮開始……一叩首……”

  “哦”了一聲,便磕了一個頭,可是等我抬頭的一瞬間,卻意外的發現。

  桌案上的稻草人,好似也動了一下。

  開始我還以為自己看錯了,便多看了幾眼,結果師傅又喊了一聲“二叩首”。

  直到此時,我才發現。

  那稻草人真的也跟著傾斜了一下,而且這次是朝著我這個方向,好似也和我一般,在叩首。

  師傅見我還望著稻草人發愣,顯然有些生氣,當即便呵斥了我一聲:“還愣著干嘛!”

  心里一顫,這才反應過來。

  然后便磕了第二個,隨后師傅又喊了一聲“三叩首”,我繼續照做了。

  而桌案上的那稻草人,明顯也做了。

  看上不挺玄乎的,但沒有開口。

  三拜之后,師傅又拉長了嗓音:“上酒!”

  話音剛落,迅速的在桌案上的一口白瓷碗內倒了白酒。

  不過這還沒完,師傅更是一把提起旁邊躁動無比的大黃雞。

  不由分說,直接就抹了它的脖子。

  滾燙的鮮血順著大黃雞的脖子就冒了出來,最后“嘀嗒嘀嗒”的流入了酒碗之內。

  等鮮血染紅白酒之后,師傅還我在血碗之中滴入自己的鮮血。

  等做完這些,師傅又舞動了幾下桃木劍,擰起一道黃符便低喝了一聲:“有子丁凡結連理,以血為書化正清。急急如律令,敕!”

  說完,師傅手中的符咒“轟”的就是一聲,直接繞燒了起來。

  可是這繞燒的火焰,卻是墨綠色的。

  隨著黃符的燃燒,師傅將符咒灰全都灑到了血酒之中。

  等做完這些,還用還用手指攪拌了幾下,直接端來我面前道:“喝一半!”

  我接過血酒碗,看著里面摻雜有符咒灰的雞血酒,實在是有些喝不下,只能掖著鼻子往嘴里灌。

  帶著余溫的雞血酒,又腥又瑟,喝完之后連續干嘔了好幾次。

  至于剩下半碗血酒,師傅直接將其灑在了稻草人身上,然后便將其丟入火盆之中給燒了。

  等做完這些,我只感覺自己身邊涼颼颼的,總感覺周圍有人在盯著我一般。

  但沒一會兒,周圍那陣冰冷的陰風,也在此時漸漸散去。

  師傅的表情也緩和了不少,且明顯松了口氣兒:“小凡啊!你現在可以起來了。”

  見師傅如此,我帶著一絲疑問:“師傅,這就完了嗎?”

  師傅微微點頭:“成了。”

  聽到這里,我卻有些懵。

  不是說結陰魂嗎?我除了見到一個會彎腰的稻草人,那見到什么女鬼?

  所有我便將心中的疑問說了出來,師傅聽我這般開口,竟露出一絲苦笑。

  說不僅是我,就算是他也都沒見著。

  而且還說,最好我能一輩子見不著。

  說完,便讓我收拾東西回去。

  我見師傅不想說,也就沒問。

  不一會兒,我們便收拾好東西。

  看了一眼四周的荒墳,只感覺全身涼颼颼的。

  不想在這里繼續久留,便和師傅以及老秦爺,迅速的離開了這里。

  在路上,大家都顯得比較沉默,都沒有說話。

  我也顯得疑神疑鬼的,總感覺除了我們仨還有其她人在。

  而師傅,路上只叮囑了我幾句。

  讓我近期別看一些不良的視頻和圖片,還要與年輕女性保持距離。

  說如果我觸犯了這些,可能會惹那位不高興。

  師傅沒明說,但顯然指的是我那見都沒見過的鬼媳婦兒。

  不過這事兒玄乎,即使現在我都不敢相信。

  等回到鋪子,已經凌晨一點多了。

  師傅讓我早些休息,說養足了精神,明晚還得繼續對付那打魚夫婦。

  說完,師傅便要回自己的屋子。

  可就在此時,屋里卻陰冷了幾分,屋外更是傳來陣陣敲門聲“咚、咚咚咚”……

  一聽敲門聲,我和師傅都是一愣,隨即望向了房門處。

  尋思著,這都這么晚了?誰啊?

  師傅便對著門口喊了一句:“誰啊!”

  可話音剛落,屋外便想起一聲沙啞老嫗聲:“送米嘞!”

  我聽這話,當場就有些懵。

  我家根本就沒定米啊?在說,這大晚上的,又剛從亂葬崗回來,就來一個送米的?

  怎么想都感覺不對勁,所以本能的就回了一句:“我家沒要米,你送錯了!”

  此言一出,屋外又響起了一陣老嫗的聲音:“沒錯,老婆子跟了一路,這米就是送這兒!只想討炷香吃。”

  一聽這話,我臉色“唰”的一聲就變了。

  我們可是從亂葬崗回來的,她跟了一路,而討香吃?

  這、這不擺明了,外面站著的不是活人嗎?

  只感覺心驚肉跳,臉色煞白煞白的,就要開口把外面這家伙給罵走,要不人多晦氣?

  可師傅卻抬手制止了我:“人家既然是來道喜的,自然不能怠慢。小凡,拿香去!”

  我咽了口唾沫,迅速去拿了香。

  師傅點上,將其插在門前。

  然后對著屋外的老嫗說了一句:“多謝老太的米了,贖不能開門相迎,請擱門口吧!這香供你了。”

  話音剛落屋外便傳開“咯咯咯”的笑聲,隨即便見到那升騰的青煙,順著門縫就飄了出去,而那供香,也以飛快的速度燒沒了。

  過了有一會兒,見屋外沒了動靜,我便通過門縫往外看了一眼。

  發現屋外一個人也沒有,可門口卻多了一小攆白米。

  本是想打開們門看看的,卻被師傅給制止了。

  說可能就一路過的,逢喜就被勾了過來,讓我在意去屋里睡覺,別多想。

  聽到這里,我只感覺一頭的黑線。這鬼媳婦來沒見著,就先來了個也野鬼老太。

  這日后的日子,恐怕不那么好過了。

  隨即,師傅嘆了口氣兒,便轉身離開了。

  師傅走后,我這才提心吊膽的回屋里睡覺。

  不過等我睡著之后,卻做了一個夢。

  夢見個女的,那女的穿著很是時尚,就站在我床頭,拿著我的手機正在翻看什么。

  隱隱的聽到;哼!這么多女人,死渣男、死渣男,刪掉刪掉……

  等我夢醒后,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。

  我忍不住的看了床頭一眼,發現自己做了個夢,可是這個夢太過真實,讓我有些惶恐。

  見自己的手機就在床頭,便一把將其拿了過來,習慣性的打開了自己微信。

  結果就在我打開微信的一瞬間,整個人都傻眼了。

  發現里面很多信息記錄都被刪除,我幾百個好友,現在就剩下了百十來個,而且還是清一色的男性,就連鎮上送盒飯的劉大媽都給刪了。

  不僅如此,我那“絕命書生”的網名,更是被人改了,變成“絕命死渣男”。

  見到這些,我腦子里“嗡”的就是一聲爆響,整個人都傻了。

  昨晚我夢見的,那、那不是夢。

  她來了,又走了……

(本章完)

下載湯圓創作APP

隨時隨地追更新,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~還能和作者聊騷,快快下載!

11选五中奖助手官方版 so双色球开奖直播 北京赛车开奖直播 彩票中心官方客户端 双色球官方的app 欢乐捕鱼人安卓最新版本下载 竞彩篮球大小分预测 无烟城到底能不能赚钱 北京时时彩交流群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 欢乐捕鱼大战安卓版 苹果手机熊猫赚钱软件下载 湖北11选5遗漏值查询 全球彩票首页 7码默认版块 装备全靠打的赚钱 金博棋牌最新版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