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河渡

閱讀:37140

打賞:24546

字數:38100

南瓜:483

收藏:511

守護:0

萬里運河,系亙古永今,承炎黃上下。

而今政通人和,運河乃興。

     -我渡盡平湖煙雨
       歲月山河
       唯獨渡不過的
       是人心
古言篇  【卷一  長袖清歌樂戲州】??已完結
民國篇  【卷二  煙花散盡拱宸橋】??已完結
現言篇  【卷三  戲曲流連江南河】??已完結

(注:有些人物是作者虛擬請勿與歷史對比)

作品評論(320)

  • 白袂占風

    白袂占風

    2019-05-03 22:37:18

    江南北國脈相牽,隋代千年水瀠漣
    寄語飛南歸北雁,大河頭尾是家川
    /
    長袖清歌樂戲州
    驚覺相思不露,原來只因入骨
    昏君無道,民怨漫天,有女憐歡,容貌傾城,欲殺楊廣,報仇雪恨
    可秦樓楚館不適合她出塵的氣質
    “當今圣上沉迷女色是眾人皆知”
    她終是去尋了她的瑜哥哥,躺在了瓊花海中,將音容笑貌留在了另一人的心中
    或許在九泉之下她會看到——每至初春瓊花盛開之時,總有一人會帶一朵給她
    /
    煙花散盡拱宸橋
    舉目觀萬水千山,落筆竟全是你
    茶館初遇,冒死救人,四目雙對,深刻腦海,家國動亂,戰火紛飛
    水底緊擁再到同賞那絢爛煙花
    “宋清,做我的沈夫人,好嗎?”
    不日他遠赴沙場,她聽了他的話乖乖等他回來,帶她看煙火、將她迎進門。
    可他不會再回來了——忽見他寵溺的眼神,卻發覺那不過是如煙般的夢境。多年后,船頭上是否會有一人,再用溫柔深情的目光望著她。
    〔下接↓〕
  • 陳書三封

    陳書三封

    2019-05-01 23:13:57

    [運河古今戲說佳話]
    卷一.朱門酒肉臭,路有凍死骨
    -
    運河的開鑿是多少百姓的血肉
    你看運河繁榮,卻不曾看見百姓流淚,流民失所,那楊廣只顧自己享樂,卻不知早已是民不聊生,怨聲載道
    -
    “先生,我可助你一臂之力”
    亂世必有英雄,他們或是江湖豪杰或是柔弱女眷,可無論是誰都會救百姓于水深火熱中
    斗笠遮面,卻難掩那股仇意,無人知曉她為何恨透了楊廣,是因為自己情之所向的公子死在了他的手上亦或是其他,還真是耐人尋味
    即使最后未能憑借一己之力弒殺昏君,可已足夠震撼人心
    -
    卷二.浮華褪盡,人比煙花寂寞
    -
    你說要回來帶我去看煙花
    最后你食言了,沈先生,我真真失落了
    那一日,小茶女救了大軍官,他瞞她,自稱商人,后來她是真的盼望他是商人,而不是戰火紛飛年代中的領兵軍官
    -
    西北戰亂,國家淪陷
    熱血男兒,救國存亡
    -
    “夫人,我會回來的。
    到那時,煙花會亮透整個民國。”
    煙花終是放了
    侵略者也終是投降了
    可你也終是回不來了
    -
    那家茶館還在運河旁
    你若是經過了,就進去喝杯茶
    那里的掌柜或許會認得你
    先生,我一直在等你
    只等你帶我去看煙花
    -
    卷三.星辰山海翻涌,春風不驚孤鴻
    同桌,冤家
    你是一段曖昧至極的關系
    你不愿否認,反而大方承認,任由他們以訛傳訛
    后來師傅去世,像是隨著運河流走了
  • 許荒城

    許荒城

    2019-02-05 22:47:29

    長評——
    首先,夸贊肯定不能落下,文筆不用說,很多人夸過了,我也說過好幾次。
    描寫細致,語句優美,文風很干凈,很有意境,女主角的人物塑造也挺突出的。
    但是劇情方面有的地方沒有解釋完全,當然,這才是第一卷,可能后面會講,這一點先忽略。
    其次,我要說的是冉冉的描寫方面,剛剛說了,很細致,但是有一個缺點,正是因為太細致了,有的地方可以能省則省,這樣看起來會輕松一點。
    還有,我感覺冉冉太過于注重詞藻了,反而忽略了語言,有的地方就顯得格格不入(本來想舉列的,可是寫到這的時候忘記了)。
    因為還有的地方沒寫到,所以劇情方面不做過多評價。
    寫了這么多,好像也不算什么長評啊,那就再夸夸你吧。
    ——冉冉啊,特別活潑討喜的姑娘。
    真的很喜歡她呢!
    因為我不是一個特別主動的人,所以再相處方面冉冉的主動真的讓我感覺
    特別好。我很珍惜,也很幸運,可以認識冉冉。她簡直就是我撿的寶,一定要好好藏起來才行!而且她聲音巨甜!唱歌特別可愛!哈哈哈哈!愛死了!
    行了,我夸不下去了。
    最后,就我愛你吧!
    okok
    么么啾
    好
    就醬紫
    2019.2.5
    許荒城留.